建筑师 建筑女魔头扎哈·哈迪德的设计人生

2018年10月,作为扎哈生前创作最大的一件作品,北京大兴国际机场东航基地机库正式封顶,它号称是“全球最大的机场航站楼”

伊拉克50年代,那时萨达姆还没有执政,两伊战争没有爆发,政府鼓励女孩去上学,甚至允许参加各种体育活动,一批胸怀抱负的中产阶级,他们既认同西方观念又保留着本国的传统,国家空前繁荣,今天我们要介绍的建筑大师扎哈·哈迪德就出生在那时的伊拉克巴格达。

“阿利耶夫文化中心”这座全新的文化设施位于阿塞拜疆共和国首都巴库(Baku),中心包括一个博物馆,图书馆和会议中心。

2016年3月31日,扎哈·哈迪德在迈阿密的一家医院中因心脏疾病而去世,享年66岁。

银河SOHO,拥有总建筑面积33万多平方米,包含166,000平方米的写字楼及86,000平方米的商业区域,全新的工作休闲空间使项目与周边枢纽的联通趋于完美化。

作品包括:米兰的170米玻璃塔,蒙彼利埃摩天大厦以及迪拜舞蹈大厦(DANCING TOWERS)。扎哈在中国的第一个作品是广州大剧院,之后依次设计了北京银河SOHO建筑群、南京青奥中心、和香港理工大学建筑楼等作品。

1982年,香港举行的国际建筑竞赛上,哈迪德获得了一等奖,坚定了她在这一行走下去的信念。然而哈迪德的这个作品初审就遭淘汰,是日本建筑家矶崎新独具慧眼,把她的方案从废纸堆里捞了出来。矶崎新评价这个方案时说:“我被她那独特的表现和透彻的哲理性所吸引。”

香港理工大学创新大厦,她很激动。“对我们来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项目,特别是因为它是在香港,我的职业生涯开始的城市,我一直对香港有着深厚的感情。”

哈迪德对工作和下属的严苛在业界很出名。她外表健硕,有着中东女性特有的旺盛精力,头发中分,最前面两络头发挑染过,向两边撩起,“就像一部传奇撩开了门帘。”她的一位下属说,“你没法不对她又敬又畏。”哈迪德声音洪亮地布置工作,听到她的声音,下属们的心脏都会擂一阵鼓。她是那种一周能在办公室耗上80个小时的人,跟着她混的下属,多多少少也要有点工作狂倾向才成。

Zaha Hadid Architects设计的伦敦Roca展馆,Roca为世界高端卫浴品牌。该设计包括画廊空间,休闲区,酒吧以及会议室。

对于自己恶脾气的议论,哈迪德说,没有完美主义强迫症,哪能成为一个好的建筑设计师?和她有着相似性格的男建筑师却不被认为反常,这说明什么?说明男女还是不平等,到60岁没结过婚的男建筑师还被认为是“钻石王老五”,有着同样经历的哈迪德却被视作“爱神也会吓跑的女魔头”,也是同样道理。

香奈儿移动艺术馆(Mobile Art Pavilion for CHANEL)终于结束了它的环球旅行(从2008年起在包括纽约,东京,香港等地展出),在阿拉伯文化研究中心(institute du monde arabe)之外的巴黎将成为了它的最终归宿。

哈迪德的设计一向以大胆的造型出名,被称为建筑界的“解构主义大师”。这一光环主要源于她独特的创作方式。她的作品看似平凡,却大胆运用空间和几何结构,反映出都市建筑繁复的特质。

费诺科学中心(phaeno science centre)是德国沃尔斯堡城市转型的一个重要项目,体现Zaha设计理论的重要作品。

哈迪德本人不认为她是一位解构主义建筑师。她与解构大师屈米、埃森曼是有区别的。虽然建筑形式相似,但是屈米的思想源自德里达,而哈迪德则是受到马列维奇至上主义的影响。屈米及埃森曼解构主义的共性是在于对现代主义建筑的批判,对现代主义建筑和传统建筑二元对立的瓦解。

屈米重构了一种非二元对立的理论,埃森曼重构了一种后功能主义。他们在重构的同时,都走向了各自瓦解对象的对立面。而哈迪德则是通过对传统观念的批判,进而对建筑的本质进行重新定义,从而发展适合新时代的建筑,这才是哈迪德在建筑中所要实现的本质目的。

2018年6月摩珀斯酒店正式开门揖客,它是全球首座采用自由形态外骨骼结构的摩天大楼

多方位出击的哈迪德走着理论学术研究与设计实践并重的路子,她的实践几乎涵盖所有的设计门类。1983年,她在伦敦展出大型绘画回顾展。此后,她的一些颇具实验性和前卫的绘画作品一直在世界各地展出,作品被众多机构如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和法兰克福德意志建筑博物馆永久收藏。这些,都反映出一位特殊女性设计师的广阔视野。

2010年由扎哈设计的广州大剧院竣工,被《今日美国》和英国《每日电讯报》评为“世界十大歌剧院”、“世界最壮观剧院”

从哈迪德的多项设计作品的构思和表达方面来看,她与众不同的文化背景显然弱于其所接受的英国式传统保守精神。但不可否认的是,她的性格之中还有着强硬、激越的一面,她的许多设计手法和观念似乎是在被阿拉伯血统中的刚劲精神热烈地鼓舞着勇往直前。与此同时,她也在一些“随形”和流动的建筑设计方案之中流露出贴近自然的浪漫品位。

她的设计涵盖多个种类如:首饰、鞋品、手袋、游艇、家具等,有过很多跨界合作,图为与品牌Bulgari 的合作设计

以“打破建筑传统”为目标的哈迪德,一直在实践着让“建筑更加建筑”的思想,于是才会有超出现实思维模式的、突破式的新颖作品。

粗略统计她的设计大约已有950件,分布在全球44个国家。如今,斯人已去,她留下的一件件设计作品,寄托着她另一份思想,展现在世界各地,虽然她的作品受人喜欢的同时也饱受争议,这似乎也应验了不少大艺术家的宿命:生前饱受争议,身后哀荣备至。

Related Post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