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筑界女魔头——扎哈·哈迪德

扎哈·哈迪德,伊拉克裔英国女建筑师,普利策奖第一位女性获奖者,也是最年轻的获奖者。卡洛斯·吉门内兹这样评价她:“她让建筑成为都市精力的虹吸管,让我们看到了城市生命力的喷薄和流动。”

哈迪德的一生和她的作品构成了一个包罗万象的视野和一个完整的艺术品,她是一个先驱者,远远超越了她的时代。这篇文章带你走近被称为“建筑界女魔头”的扎哈·哈迪德。

1950年,扎哈出生于伊拉克首都巴格达一个富裕、开明的家庭。她的父母相信教育能使人独立,在女儿的教育上投入了很多的心血。母亲的品位也深深影响了哈迪德。从小,哈迪德就看着母亲在家里乾坤大移位——因为母亲又买了标新立异的新家具。另外,扎哈父亲有一位世交的儿子是名出色的建筑师,这位邻家哥哥也对年幼的哈迪德产生了极大影响。

22岁时,全家为了她的学业移居伦敦,她开始在著名的建筑学府——建筑联盟学院学习。这所号称全世界建筑的实验中心正处于黄金时期,对于向往艺术的年轻人来说,这里是色彩斑斓的殿堂。当时,她的导师是荷兰著名建筑师雷姆·库哈斯。那会儿,哈迪德的火爆脾气就很有名了,但那正是导师和同学喜欢她的原因,也是她作品中爆发力的源泉。

1977年,哈迪德毕业后加入大都会事务所(OMA),在那里做了两年的学生和六个月的合伙人,之后创立个人工作室,开始大量参与国际竞赛。她的设计中开始出现锐角尖顶、流动丝巾一样的长弧曲线,给大家带来前所未有的视觉冲击力。

当扎哈真正进入建筑这行后,她才明白女性要在建筑界立足十分困难。因为她在图纸上的想象力超越了许多主流客户的承受范围,顾客甚至以种族、国际甚至性别上的偏见而撤销了之前的决定。

1994年,哈迪德花费了极大的力气,获得了英国威尔士卡的夫湾歌剧院竞图方案的一等奖。但是,来自卡的夫地方的反对,最终扼杀了方案的实现。他们不愿让一个口音浓重、深色皮肤的女移民来主持重要文化建筑的建设。哈迪德承认,这次挫败曾给予她很大打击。在伦敦生活了二十年,她却未有一件作品在英国问世。

但扎哈的独特的才华绝对不会被埋没,随着成名作“消防站”逐渐成为当时的“网红”,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摒除偏见,重新欣赏扎哈的作品。从此,她进入了井喷式的创作高峰。也迎来了属于自己的时代。

哈迪德的成名之路充满荆棘。尽管她很早就被称作“解构主义大师,尽管她大胆运用几何结构,得过大大小小的奖项,有时一年多达四项,仍有很多人不能接受她怪异的设计方案。

“她根本不考虑地板落差极大、墙壁倾斜、天花高吊……对其中生活工作的人有何不便。空间在哈迪德手中就像橡胶泥一样,只是满足她孩子一样的玩兴。

她的不少作品都只能安静地躺在图纸上,无法付诸实施,她甚至一度被称为“纸上谈兵的建筑设计师。

人生最大的光荣,不在于从不失败,而在于能屡仆屡起。厚积薄发是对扎哈的真实写照,她始终如一地进行着自己风格的设计工作。1993年,扎哈迎来自己第一座落地的建筑——德国Vitra消防站 ,因此赢得无数赞誉。

这座充满幻想的消防站,是扎哈在成立自己工作室后的第一个完成作品,当时她已经43岁了。倾斜的墙体,飞翔的屋顶,优雅地保持着与地面若即若离的状态。她从此不再只是“纸上谈兵”的建筑师。

解构主义是从逻辑上否定传统的基本设计原则,用分解的观念,强调打碎,叠加,重组;重视个体,部件本身,反对总体统一而创造出支离破碎和不确定感。

哈迪德的设计一向以大胆的造型出名,被称为建筑界的“解构主义大师。这一光环主要源于她独特的创作方式。她的作品看似平凡,却大胆运用空间和几何结构,反映出都市建筑繁复的特质。

1993年,哈迪德推出成名作–德国Vitra消防站。在传统设计方法基础上,她打破了传统“屋顶—墙身—台基”体系,努力模糊“屋顶—墙身”与“墙身—台基”的关系,将建筑彻底的破碎化,继而整体化。建筑仿佛雕塑一样富有冲击力,传统建筑体块被打碎成锋利的片状相互穿插。

解构主义思想与扎哈的建筑思想有很大的关联性。广州大剧院是由扎哈用“解构主义”设计手法实践的代表作品。

设计过程中扎哈认为该大剧院建筑只是简单的巨大的体量,缺乏建筑与周边环境之间的关系,因此扎哈在建筑“柱子”基础上对传统大剧院建筑的造型及结构进行切挖,用柱子和不规则的立面进行重组,构成该建筑结构没有一个节点相同,仅有64个面的钢结构还有47个转角,把该大剧院建筑内部空间与外界联系起来,符合当代的大剧院功能的需求。

通过解构主义手法以动态的建筑内部与外部空间形态,模糊边界的手法成功融合。并把空间功能之间的内在联系并使之有机一体化,从而实现空间的持续变化和形态交集。

在扎哈看来,建筑是一个复杂的非线性系统。系统内部有着大量不确定性,使建筑始终处于一种混沌的复杂状态。在许多设计中,哈迪德超越了传统的线性思维模式的束缚,消解了传统的等级、结构和秩序等概念,更强调建筑对随机性与偶然性的表现,使建筑在形态与空间上似乎是“混乱”而“无序”的。

与此同时,扎哈认为解构建筑不只是简单的破碎、重组建筑,而是要有意义的,也要符合时代的要求。

扎哈不支持解构主义思想中对于建筑理念的彻底革新。她坚持传统的建筑需求,努力在已有建筑规则下做空间和形体方向上的创新。扎哈的建筑不是对传统建筑体系的颠覆,而是传统建筑在当下时代背景下的发展。

扎哈的建筑就像将正在播放的电影按下了暂停键,伸出的手、迈开的脚步、摇曳的花、漂浮的云,流动的水,一切都停止了但又像是运动着,显示出一种流畅的、浮动的、灵异的效果,创造出一种带给人奇异感受的“不动之动”的状态。

她将建筑从现存的秩序中解放出来,从而产生新的秩序。利用扭转、弯曲、倾倒、波浪形等形式语言,使其设计产生一种“失重”“失衡”等不稳定的势态,从而使建筑具有了一种梦幻般的、无重力的漂浮感。

在维特拉消防站的设计中,哈迪德采用了倾斜的、偏离重力作用方向的、不稳定的结构体系。整座建筑的墙体没有一面是垂直的,甚至连支撑雨篷的柱子也不是竖直的。在这座建筑中,不稳定的结构与形体、空间的动态效果相得益彰。

她借助数字化技术冲破了封闭思维方式的“围城”,打破了原有的建筑对称、均衡、稳定等禁锢建筑师思维的枷锁,将自然界中的柔软的曲线、曲面运用到建筑设计中,创造出流动、液态、动态塑性的建筑形态。

这种流体般的塑性形态意味着传统“界面”概念的消解,空间各个界面相交时产生的线被流畅的曲面所替代,使空间界面具有了连续性,人们在处于各个面的转换中难以察觉,从而形成了空间的流动。

多方位出击的哈迪德走着理论学术研究与设计实践并重的路子,她的实践几乎涵盖所有的设计门类。如门窗、家具、雕塑摆件、灯具、椅子、水杯和餐具。她的绘画作品更是前卫,一直在世界各地展出,作品被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法兰克福德意志建筑博物馆这样的业内权威机构永久收藏。这些,都反映出一位女设计师的广阔视野。

南京青奥中心的概念来自于帆船,扎哈以解构的方式,塑造了全新的空间景观,任由观者遨游其间。“流动感”在她的设计方案中表现得十分强烈,仿佛一个散发着巨大能量的空间。在这个空间中,人们仿佛感到挣脱地心引力的空间感。

酒店外观如同一个雕塑元素,暴露的网状结构外骨骼扭曲在一起,内部有一个宏伟的中庭。暴露的外骨骼增强了建筑的表现力和力量感,并且有利于优化内部空间。

大兴国际机场被英国《卫报》评选为“新世界七大奇迹之首”,为世人带来了震撼奇观的作品,又被称为扎哈献给中国的“天堂之礼”。

那梦幻版的中国速度,黑科技以及视觉冲击的背后,交相辉映的是建筑大师扎哈·哈迪德的追梦一生。

“性别、种族并不决定了你的未来,成功只取决于你梦想的尺度。梦有多大,坚持下去的信念就有多深。”

2004年3月21日,普利兹克建筑奖评审委员会在加州洛杉矶宣布,已取得英国国籍的伊拉克建筑师扎哈·哈迪德被评选为2004年度普里茨克建筑奖得主。这是普利兹克奖设立26年以来第一次被授予一位女建筑师。

在当时男人一统天下的建筑业,哈迪德能够取得如此辉煌的成就,凭的全是自己多年的不懈努力。成功的道路从来都不是一帆风顺。哈迪德也遭受过很多重大挫折。哈迪德获得世人认可之路,是英雄式的奋斗历程。

本文资料来源:广东工业大学建筑学者协会ASA。文案:蓝逸然,排版:潘俊蓓,初审:林珅宇,终审:贾朝强

Related Post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